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白癜风主要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7:52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白癜风主要病因,临沂女性白癜风,德州怎么治愈白癜风,四川白癜风能治好吗,北京看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是哪家,开原白癜风医院,喀什白癜风医院

  公元前542年,楚灵王绞杀其侄郏敖,自立为王。《韩非子》载:“楚灵王好细腰,而国中多饿人。”后人多以为灵王仅喜欢宫女之细腰,其实,其所好之细腰,绝非唯有女性。相反,主要以男人细腰为美。结果,其选官任职的一大标准是:细腰。

  1以“男色”邀宠而得意于官场

  公元前542年,楚灵王绞杀其侄郏敖,自立为王。《韩非子》载:“楚灵王好细腰,而国中多饿人。”后人多以为灵王仅喜欢宫女之细腰,其实,其所好之细腰,绝非唯有女性。相反,主要以男人细腰为美。结果,其选官任职的一大标准是:细腰。

  因此,楚王庭前的士臣,纷纷屏息束腰,节食减肥。宁可饿得面带土色,营养不良,有气无力,扶墙而起,也不肯放弃以细腰承恩邀宠的机会。正如《墨子·兼爱》所谓:“灵王之臣,皆以一饭为节,胁息然后带,扶墙然后起。比期年,朝有黧黑之色。”

  

  清·黄慎描绘宋太祖等蹴鞠的《蹴鞠图》(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藏)

  于是,“国中多饿人”,肚皮瘪了,腰围细了,好凭借“细腰”,跑个一官半职。

  唐载初元年(689),武则天废睿宗,成为一代女皇帝。她仿效历代帝王的三宫六院制度,拥有不少面首。要知道,帝王的面首迥异于妃嫔。其不仅在宫闱内恃宠撒野,还可在朝廷上授官封爵,“同京官朔望朝参”,干预政事,纳贿枉法,权势显赫。

  公元前542年,楚灵王绞杀其侄郏敖,自立为王。《韩非子》载:“楚灵王好细腰,而国中多饿人。”后人多以为灵王仅喜欢宫女之细腰,其实,其所好之细腰,绝非唯有女性。相反,主要以男人细腰为美。结果,其选官任职的一大标准是:细腰。

  当时薛怀义、张易之、张昌宗等人“俱承辟阳之宠”,以“天赋异禀”,“非常材用”,竟然封公拜将,实属跑官的一大奇事。

  京兆鄠县(今陕西户县)人薛怀义,本姓冯,名小宝,原为洛阳城一个小贩。因生得高大威猛,“伟形神,有臂力”,邀宠于武则天。为便于出入宫禁,剃度为僧。因其非士族出身,武则天遂令其改姓薛,与驸马薛绍合族,尊称薛绍为季父。

  从此,一个小贩,跑官却跑出个模样来了。垂拱四年(688),拜左威卫大将军,封梁国公。后加为辅车大将军,进右卫大将军,改封卾国公、柱国。“怀义出入乘厩马,中官侍从,诸武朝贵,匍匐礼谒,人间称为‘薛师’”。

  定州义丰(今河北安国)张易之、张昌宗兄弟,官宦子弟。武则天通天二年(697),张昌宗入侍宫中,深得宠爱。“既而昌宗启天后曰:‘臣兄易之器用过臣,兼工合炼。’即令召见,甚悦。”所谓“器用”,指的是阳具。

  当时,张易之年二十余,“白晳美姿容”。充满青春活力的兄弟俩,凭借“合炼”之工,俱承宠幸。很快,张昌宗被任为云麾将军,行左千牛中郎将,后加为银青光禄大夫,左散骑常侍,擢至司仆卿、春官侍郎,封邺国公。张易之被任为司卫少卿,后为控鹤监内侍奉、奉宸令,擢至麟台监,封恒国公。

  朝中权贵武承嗣、武三思、武懿宗、宗楚客、宗晋卿都守候在张氏兄弟门前,争着为其执鞭辔,并亲热地呼张易之为“五郎”,张昌宗为“六郎”。甚至,“则天春秋高,政事多委易之兄弟。”

  看着薛怀义、张氏兄弟等人,凭借那一点本事,“跑官”闯出一番天地,难免惹人眼热。待武则天下令选美少年入宫供奉,朝内朝外一片鼎沸。尚舍奉御柳模,自荐其子柳良宾“洁白美须眉”;左监门卫长史侯祥,自称“阳道壮伟”,欲与薛怀义比试高下。

  久视元年(700),右补阙朱敬则实在忍不住了,大胆上书武则天:“陛下内宠,已有薛怀义、张易之、昌宗,固应足矣。”并直斥柳模、史侯祥之流的跑官,“无礼无义,溢于朝听”。

  历来跑官者,无非献金、送礼、色诱,甚至攀亲附贵,朋党勾连……千方百计,百计千方,总之,“上有所好,下谄趋之”。

  如此一来,邪门歪道横行,连那些无才无钱无物,无任何关系者,亦大可钻营跑官。于是,古代的跑官,竟弄出种种闹剧来。

  2因“球技”“方术”而位高权重

  宋代刘邠的《中山诗话》记载了宋真宗赵恒时秀才柳三复跑官的一段经过。时任宰相丁谓闲来偏好蹴鞠(踢球)。柳三复好几年选不上官,却踢得一脚好球,可苦于无缘入府面见宰相。好歹想了个法子,守候在丁谓踢球的后园墙外。

  一天,球从后园飞出墙外。柳三复赶紧捡起球,直冲进丁府还球。当见到丁谓时,柳“再拜者三。每拜,毬(球)起复于背臂、幞头间”。施展以肩、背、头连续颠球的技巧,逗得丁谓“笑而奇之,遂延门下”,柳三复如愿跑到了官。

  此外,明代王明清《挥麈录》载,北宋时,踢球艺人社团“圆社”(又称“齐云社”)有位高俅,偶然进入端王府,恰逢端王赵佶在园中蹴鞠,当悉知高俅精于此技时,即令其下场对踢,“遂惬王之意”。自此,便留在王府陪侍赵佶踢球,甚得宠信。赵佶(宋徽宗)登位后不久,高俅被破格提拔为殿前指挥使。当有人心怀妒忌,颇有微词时,宋徽宗却说,你们比比他的好脚法呀!

  北宋踢球者众,“圆社”十分活跃,固然与当时帝王权贵的喜好分不开。同时,涌现了柳三复、高俅等人凭藉球艺表演、陪侍踢球而谋得一官半职,跑官的门路一开,也就关乎踢球的盛衰了。

  到了明代,好几个皇帝喜方技。结果,光靠画符念咒,弄得满天神佛,跑出了一大批官来。其中,明宪宗朱见深在位23年,因方术得幸授官,“每令中官传旨,一传至百十人,时谓之传奉官。”

  成化十九年(1483),都给事中王瑞、御史宝应、张稷等人上疏:“今倖门大开,鬻贩如市。恩典内降,遍及吏胥武阶荫袭,下逮白丁。”“一日而数十人得官,一署而数百人寄俸。”可见当时跑官之泛,授官之滥。

  例如,李孜省,江西南昌人,以布政司吏待选京职,因赃事发,逃匿不归。后来,自诩精通五雷法,进符箓,得宪宗宠幸,以寄俸官预郊坛分献。成化十五年(1419),特旨授太常丞。因被人弹劾其属赃吏,不宜典祭祀,才改授上林苑监丞。其多次献淫邪方术,而受赐金冠、法剑及印章二,许密封奏请。成化十七年(1481),擢右通政。二年后,进左通政,渐干预政事。

  又有邓常思、赵玉芝、顾玒、凌中皆以晓方术得幸,先后累官至太常卿。僧人继晓以进秘术,官至国师。其后,大封法王、西天佛子、大国师、国师、禅师,以及善世、觉世诸僧官,真人、高士、正一、演法诸道官,鼎盛时多达几千人。他们相倚蟠结,奸黠窃权。士大夫附者日众,“而诸杂流加侍郎、通政、太常、太仆、尚宝者,不可悉数。”上演了一出跑官的荒唐闹剧。

  看来,只要“上好下谄”的弊病不能自察,势必形成献媚钻营、行贿趋利之风,五花八门的跑官闹剧就会继续。(李树政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北根治白癜风